来自无垠的鬼子丶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你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这个城市太多漂泊,我们都是一样的,听着老情歌,深夜里搭上最后的末班车,爱上了啤酒和可乐,想念变得昭然若揭。欣喜和怨念相持平衡,日夜不停歇。很多事都遗憾没说出口,就像一个人就像坐滑梯,滑下去就结束了,于是就再也不必回头了。还是大踏步地向前走,岁月不算冗长,何况你我都善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