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无垠的鬼子丶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你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多年后你也可以一个人旅行,没有想象中孤寂,你一样可以放心吃喝,和陌生人结缘,嬉笑打闹,看风景辽阔,山还是山,水也还是水,没有因为你的悲伤溃不成军,更没有因为你的放不下就失去意义。你终会明白,失望是一副有色眼镜,那些年让你迷途的,不过是你自己不切实际的期盼罢了。艰苦独行的战士。

你背单词时 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 你算数学时 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振翅掠过城市上空 你晚自习时 极图中的夜空散漫了五彩斑斓 但是少年你别着急 在你为自己未来踏踏实实地努力时 那些你感觉从来不会看到的景色 那些你觉得终生不会遇到的人 正一步步向你走来。

你在山上的栈道看着远方,而我看着栈道上的你,当我到栈道上的时候,你却不见踪影。

我们都是这大写的命运里小小的蝼蚁。生活一向艰难如此,他会剥夺你的一切,健康,容颜,将你千锤百炼,迫使你成长成为一块如同老化的口香糖一般软硬不吃的人。也许逆来顺受是我华夏的祖辈们赐予我们的面对命运最最妥当的态度。但总有少数人,被惊醒,坚持着抗争。只为活的不那么像别人的故事。